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当代诗实验创作室

诗观:简言达意,尽致表情;以少总多,情貌无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公安作协会员、地方作协会员,文学评论专栏特约撰稿人、当代诗探索者。有诗歌、报告文学、小说、散文杂文、文学评论等文章,散见于《南方周末》《长江诗歌》《蓝盾》《文艺报》《贵州日报》《警坛风云》《杂文报》《长安》等各级各类报刊杂志,先后获国家级省市级新闻及文学奖。现为中国大众文学学会会员。中国诗歌流派《夜莺诗刊》群主:http://www.zgsglp.com/home.php?mod=space&uid=141730&do=index

网易考拉推荐

就刘郎的《多余》致诗评人明月清风的信  

2017-03-20 11:49:18|  分类: 朱曦专著:《意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就刘郎的《多余》致诗评人明月清风的信 - 朱曦 - 当代诗实验创作室

 

明月好,久违了:  
   
       刘郎此诗,表现出来的意蕴,是一种悲观主义情绪,不是你感觉的是“一个人对自我的救赎”。具体说,这首诗暴露出来的情绪,是“万物皆多余”(包括作者)。你很聪明,你是心知肚明的——一个人,天生既定是大千世界的组织细胞,是出自天然;如果这“一个人”有“我是多余”这种理念,那他就有亵渎天意的嫌疑。按照人类至死都不想成为“多余”的高贵本性而言,这个作者选择的去向只有两个——一是学习海子顾城自戳;二是苟延残喘以活。不过这两种去向,都不是天生具有“战天斗地”的大汉民族子孙的追求的去向,而是汪精卫那种“逆来顺受”以求狼不吃羊的妄想;你可以想想看——有这种情绪的中国人,一旦日本鬼子再次入侵,那必然是第N代汉奸,为什么他会当汉奸呢?因为他手里只有笔,没有枪;不当汉奸即死路一条。所以,有这种觉得自己多余而又不想死也不敢死的人,必须列入汉奸文化,如余秋雨的规劝人类走“中道”之类毫无骨气的理念。
       如果要说,还有很多;但是有点多余!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中国诗歌流派网,是未来中国诗坛宣扬激励中国人自强不息,宁折不弯等等优秀民族道德文化传统的阵地之一。所以,刘郎此诗宣扬的“宿命论”思想,根本不值一谈:因为它已经被“与天斗其乐无穷;与地斗其乐无穷;与人斗其乐无穷”的乐观主义者毛润之先生,以其人生积累的伟大经验,充分证明了:这是一种“只顾羊睾丸(自我感觉),不顾羊性命(人类的整体命运)”的自私情绪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大明曦哥.春夜草笔

附明月清风诗品:

《明月读诗:一个人对自我的救赎》


多余
作者:刘郎

夜色只是简单的黑
没有其他什么,值得探寻

星星只是简单的亮着
它仅仅照见自己,就够了

窗外的树只是简单的站在那里
除了是树,它什么也不是

那么,我也只是我就好了
可当我望着这一切,我就是多余的那一部分

我越来越恨我自己了
只是简单的恨。我的恨是多余的那一部分

     
读刘郎的这首《多余》,看似有颓废低落的情绪,但实际上是诗人在将宇宙,自然,以及人三者的思考后,产生多余的感慨。对“我”之外的一切而言,其实我的存在与参与可说是可有可无。因为我无法改变'我"之外的存在,它们属于永恒的部分。那么对于“我'这个个人,只是一个短暂的过客,就像一阵风,一场烟火。纵是有满屋金银财宝,纵是有满腹才华成就和抱负,而无常时间一到,这一切对一个人而言又将归于零,“我”相对于永恒的部分,那么则是属于多余部分。宇宙里的星星,似乎只是那么亮着,夜色,也只是那么黑着,什么也没有做,不像人想三想四折腾,它成为一种常态,一种亘古不变的格局,并无形中控制者人。比如天黑必然顺应停下手中忙碌的一切,休息。而自然的树却保持着日日夜夜的站立姿态,人无法做到这一点。此时,我想诗人一定感到自己的渺小,自己的荒诞,自己的一厢情愿。人,所谓的成就,也就是和同类玩一点高低游戏罢了,人玩不过宇宙,玩不过自然一草一木,人只是在自己窝里横而已。
        这是诗人所恨之根,恨自己曾经的无知,或逞强好胜,或盲目的乐观,总之此恨,是因自己反省多余带来的认知,是诗人开始学会站在更宏大的空间思考人生,生活,人与人,人与自然等问题,我想写下这首多余后的诗人,生活中的许多烦恼都不再是烦恼了吧,应该有一种放下之心态,对于一切的得失应该不会那么挂怀和看中。
        这首诗前三节写夜色远处黑和星星,到近处的树,各自呈现自己的模样,暗示它们只是这么简单一个姿态,就成为一种永恒式;而我呢,天天绞尽脑脑汁,起早贪黑忙忙碌碌,不但把自己搞得精疲力尽,还什么都不能改变,并失去做一个简单人的自主。在后两节中,出现了两个多余,其实它们代表的含义并不相同,第一是指“我”这个过客的存在是属于存在多余的部分;第二个多余,是指诗人内心那些个人的欲望。是的,正是这些欲望,诗人失去了做一个简单人的自由,自主。
        读到这里,我想诸位该明白,诗人写这首《多余》的意味了吧,是多余,操控了诗人,也是说我们每个人;这个“多余”就是诗最后的所指向,正是由于前一个“多余”的自省,才产生这个“多余”更进一步的认知;人生的快乐,本很简单,但因我们过于把"我"看得很重很重,总是想出人头地,总是要把自己打造成一个什么人物,不仅到头来竹篮子打水一场空,还把本该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丢掉了。
        此诗通过对比之法,给我们阐明了做一个简单人的道理。三个简单,三种简单的成全,两个多余,两次自我的挽救。此诗虽是朴实无华,但却很有深刻的内涵,引人深省,此诗说并无半点颓废,相反是惊醒忙碌追名逐利者,物质名利带来的只是暂时的快乐,而真正的快乐,是来自内心的一种放下,一种简单节制的自在,自然万物因为无所求,所以总是一副神情自若,而人,越活越形如槁木,固然是生命不可抗拒自然生老之规律,但为什么许多人,年纪轻轻就一副老气横秋之暮气,难道不值得自问一番?
        多余,暗示我们不要沉迷在外在的物欲泥沼中,还是保留一点自我,唯有守住自我本真,生命才获得自我的救赎,一个人才能简单地活着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       明月清风看完朱曦的信后说:你这人还真狗性难改,很自负,这不是做学问的态度。你以为自己是权威?我以为一首诗首要是解读最初创作者的思路,只有在这个基础上,才可以添加延伸的佐料,其它都当别论。

       朱曦回复说:1.如果我是狗,我不吃屎,我就吃你;2.任何人在诗学领域都不可能是权威,只有真理性的诗学理念,才是权威。3.一切文学作品表现出的思想倾向,决定该作品是香花,还是毒草。这首《多余》诗,表现出的基调,是一种地地道道的“宿命论”思想,这种思想,是不求上进的思想。作为诗评人的月月,如果对这种思想津津乐道,而使这种“宿命论”的毒素深入人心,那你就误入歧途了——因为你忽略了:一切作家诗人以及文学评论家的神圣使命,是为人类社会消毒(假丑恶),而不是种毒。月月与刘郎一样恰恰步入了后者,要悬崖勒马走正道。

       明月清风说:什么是真理?从你的留言我看你对真理的理解也很偏见。

       朱曦答曰:真理是事物本质的真面目;就诗而言,它是诗呈现出的情调和思想倾向。知道了么?你没准确地看出《多余》这首诗呈现出的“宿命论”感情基调和思想倾向,你就胡乱说它是“一个人对自我的救赎”,所以你的论调,必然脱“轨”。脱轨,必翻车!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